酷比库小说网

酷比库小说网 > 穿越小说 > 大明新命记 > 正文 第九二八章 死讯

正文 第九二八章 死讯第1页/共1页

    崇祯十四年三月初八日上午,俞亮泰、林嗣业带领的大船队,再一次满载了三千三百户的移民队伍,行经旅顺口外的老铁山水道,前往瀛洲岛方向航行。

    杨振得到这个消息,特意派了郭小武乘船出港前去传令,叫俞亮泰捎话给仇广义以及已经前往瀛洲岛的袁进,    叫他们查勘瀛洲岛以东的大小岛屿,并可视情安置移民登岛驻屯。

    面对杨振叫他转达给俞亮泰的这个命令,郭小武只问了一句话,那就是如果岛上已有倭人居住怎么办。

    杨振的回答也很干脆,那就是打得过就打,打不过就撤,    然后召集更多移民青壮去打,直到打下来为止,总之瀛洲岛上不能养闲人。

    对于杨振的这个命令,    郭小武听了之后立刻就心领神会,前去传令了。

    瀛洲岛往东海面的大小岛屿不少,原来几乎都是属于倭奴国九州沿海诸藩的。

    有些没有人烟,也有一些有少许人烟。

    这个情况郭小武、仇广义他们在瀛洲岛上已经很长时间了,该打探的基本打探清楚了。

    如果说过去他们还忌惮招惹九州诸藩的倭人倭寇,不愿大动干戈的话,那么现在,九州诸藩瘟疫肆虐,瀛洲岛上眼瞅着也要“人满为患”,这个时候就是杀了他们外岛上的人,占了他们外岛的地,他们又能如何?

    莫说他们未必还有能力前来抗争,就是他们还有余力前来抗争,瀛洲岛方面也未必会打败仗。

    而且最重要的是,一旦倭奴国的九州诸藩真有哪个藩主还有余力前来对抗,那就正好给了金海镇接下来跟他们大动干戈的借口。

    这些话,杨振虽然没有明说出来,    但是郭小武跟在杨振身边久了,对杨振的很多想法早已了然于心。

    而且他也知道,很可能就在不久的将来,或许几个月后,杨振就会跟他们一起,带着正在重建的南路水师的主力,带着征东军的主力,去跟倭奴国方面开战。

    既然自己们早晚要跟倭奴国翻脸,早晚要大打出手,那瀛洲岛方面还有什么好慎着的呢?

    郭小武领了杨振的命令,自行脑补了一大堆有的没的各种理由,然后高高兴兴地去找俞亮泰的旗舰传令去了。

    与此相应的是,已经半年没有见面的襄平伯嗣子沈永忠,这一次也跟着俞亮泰的大船队回来了。

    俞亮泰他们的大船队特意行经老铁山水道靠近旅顺口的一侧,就有一个考虑,是将沈永忠及其一堆从人捎回旅顺口。

    时隔半年,沈永忠没有怎么变样,只是言行举止的气度沉稳了不少,    成熟了不少,    不再是以前到松山城内劝降杨振时那个江湖菜鸟模样了。

    “都督,    卑职在莱州府潍县听说,朝廷的官军在中原、湖广等地吃了大败仗!洛阳的福王,襄阳的襄王,据说皆已死于流贼之手。

    “而且,就在卑职启程动身回来的头一天,又有传闻称,朝廷阁老督师杨嗣昌本人,已经兵败湖广畏罪自杀了!”

    杨振在总镇府传见沈永忠,原本只是想问问莱州府流民聚集的情况,问问汤若望等人的近况,但是还没等他开口询问,沈永忠在跟他见礼过后,马上就向他报告了一个重磅消息。

    尽管在最近的这段时间,杨振一直都在等待这些消息的传来,但是突然从沈永忠的嘴里听到这些消息,他仍然感到十分意外。

    “畏罪自杀?你说杨阁部兵败湖广畏罪自杀?!你听谁说的?!”

    “卑职临行前,莱州府官场民间都在传,并非一人所说。”

    面对杨振的惊讶反问,沈永忠的表现倒是十分平静,仿佛他早料到杨振会感到震惊一样。

    “其实卑职乍闻之时,也不敢相信,但是耳闻目睹登莱山东种种惨状悲情,卑职以为,不管杨阁部是兵败被杀,还是兵败之后畏罪自杀,杨阁部已死这个传闻,怕是假不了的!”

    对于沈永忠的这个补充说法,杨振倒是认可的。

    如果历史没有改变的话,那么杨嗣昌死的时候,就是三月初一,算一算已经过去了好几天。

    所以,对于沈永忠所说传闻之中杨嗣昌已死的消息,杨振是没有什么质疑的。

    而他之所以感到惊讶,并提出质疑,其实是因为沈永忠所说的死因,即畏罪自杀的传闻。

    事实上,如果联系到之前方光琛向杨振提供的消息,杨振可以肯定,杨嗣昌百分之九十九是病死的,而不太可能会是畏罪自杀。

    当然了,不管杨嗣昌是怎么死的,总而言之杨嗣昌之死,这回是肯定无疑了。

    杨振没有见过杨嗣昌,虽然杨振的前身跟着卢象升在巨鹿贾庄之战中,差点被杨嗣昌等人坑死,但是现在的杨振对杨嗣昌既没有多少好感,也并没有多少反感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的杨振知道,杨嗣昌对崇祯皇帝来说可是极其重要的人物,说是崇祯皇帝的一根精神支柱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如今杨嗣昌死了,崇祯皇帝会有什么样的表现呢?

    尤其是对于杨嗣昌死后留下来的烂摊子,崇祯皇帝会做出怎样的决策布置呢?

    崇祯皇帝的决策布置会在多大程度上波及到金海镇,波及到自己呢?

    杨振从沈永忠的嘴里意外地听到了杨嗣昌之死的消息之后,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之中。

    良久,杨振摇头苦笑了一下,然后长叹一声,将心中思虑的一系列问题抛开,看向沈永忠,接着问道:

    “方才你说,你在潍县期间,耳闻目睹了登莱山东种种悲情惨状,究有哪些,可否试说一二?”

    “既然都督问起,卑职自当知无不言。”

    沈永忠先是这么说了一句,然后深吸了一口气,然后接着对杨振说道:

    “去岁以来,山东大旱不雨经年,百姓流离失所,自兖州到青州,再到莱州地界,流丐满道,饿死病死无数,民间以糟粮腐渣为美味,更多食树屑榆皮,到处都有人吃人的传闻。

    “而各地官府不仅不予开仓救济,更将征缴民间存粮充作军需为急务,致使百姓饥寒交迫,民怨沸腾,若非咱们金海镇在潍县设厂赈济,招募垦民,给了百姓一条活路,卑职恐怕莱西之地早已大乱!”

    沈永忠到了莱州府后,一直在协助汤若望等人处理流民救济与隔离检疫营的事务,耳闻目睹的事情,简直如同地狱一般。

    虽然他在东江镇期间也曾经历过所谓的粮荒与饥馑,但是身为沈世魁的侄孙、沈志祥的嗣子,他哪里见过真正饥荒的样子。

    因此,这次回来见了杨振,再想起莱西的惨状,整个人仿佛是憋了一肚子的怨气。

    当然了,他的这些怨气,主要是针对大明朝的朝廷以及山东、登莱两地官府的。

    因为杨振吩咐他们做的事情,本来就该当是当地官府的事情,可是当地的官府不仅漠不关心,不闻不问,而且有的还纵兵去抢他们隔离营的存粮。

    对于沈永忠心里压抑着的满腔愤懑,杨振自然看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因为有时候他自己也觉得,大明朝走到了崇祯年间,真的是一副末世气象。

    各种天灾人祸接踵而至,层层叠加,全部交织在一起,而且越挣扎勒得越紧,最后活活勒死。

    “山东巡抚王国宾呢?登莱巡抚徐人龙呢?!”

    “山东巡抚不在山东,登莱巡抚不在登莱。据说山东王巡抚携总兵刘泽清,登莱徐巡抚携总兵陈洪范,去岁末奉旨救援洛阳城未果,结果洛城失陷后,流贼东来,又围了开封,他们就又率军往救开封!而且卑职还听说——”

    “还听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卑职这次启程回来之前,听到新来的流民传说,山东王巡抚、登莱徐巡抚他们的兵马早在二月里,就在开封城外遭遇流寇伏击,已经兵败溃散了!”

    “哦?!”

    这个结果可真是杨振没有想到的。

    杨振知道原时空崇祯十四年发生了很多大事,有些事情甚至直接决定了几年后大明朝的灭亡,但是对于山东巡抚、登莱巡抚死在救援开封城的路上,他却一点印象也没有。

    因为他很清楚,原时空崇祯十四年的时候,虽然李自成率领流贼主力几次围攻开封城,但是到最后都没有成功。

    当然了,这一世许多情况发生了变化。

    比如说,因为杨振开辟了金海镇这个敌后抗虏战场以后,山东、登莱一线官军以往所面临的清虏侵袭的压力骤减。

    同时由于杨振对朝廷的屡次提醒,不管是陈新甲还是崇祯皇帝,都对流贼进犯中原有了更多的防备之心。

    所以原本没有被抽调到中原剿贼战场的山东巡抚甚至是登莱巡抚,都被抽调到了追剿流寇的战场上,弥补洪承畴、孙传庭被调离后的空缺,去编那张四正六隅十面网去了。

    于是,就有了现在这样的结果。

    当然了,对于沈永忠从流民嘴里得到的消息,杨振是存疑的。

    毕竟这个时空条件下,以讹传讹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。

    “那开封城呢?”

    “这个倒是没有听说,以卑职猜想,如果开封城破了,周王也死了,那么消息肯定早传开了。所以卑职猜测,开封城目前应该还在官军的手里面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但是这种事情,咱们不能胡乱猜测,也不能仅凭一面之词就轻信流言传说。咱们还是要以朝廷将来的邸报和旨意为准。所以今天你说的这些话,暂时不要外传,免得军心混乱。”

    “卑职明白。”

    杨振简单接见了归来的沈永忠之后,叫人将他的任职命令取来交给了他,并叮嘱他另找时间找严省三报到。

    而沈永忠得知杨振调他回来另有任用,当下二话不说,接了命令,自回自家与家人团聚去了。

    然而在接下来的几天里,他从莱西潍县带回来的各种传言消息,仍旧使得杨振终日愁眉紧锁忧心忡忡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